番茄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天路杀神 > 第一零七八章 鸵鸟

第一零七八章 鸵鸟

    叶信的身形拔地而起,随着神念卷动,万千道刀光出现在他周围,滚滚卷向了长空。

    叶信出了手,那边的年轻人和女子都分出一缕注意力,观察着叶信的动作,虽然叶信比他们低了一个大境界,但他们都不敢小瞧叶信,在他们的经验里,对付一群数以百计的真圣要比对付一个大圣更困难,除非是拥有大圣巅峰那种摧枯拉朽的杀伤力,否则纵使先行击杀部分对手,也会被从四面八方轰来的元力洪流吞没,陷入左支右拙的境地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都要求由自己挑起大梁,而叶信一定要坚持,他们不好质疑叶信的能力,只得认可,此刻必须要注意叶信那边的动向,因为景公子发了话,无论如何也要保障叶信的安危。

    冲在前方的几十个皇府修士身上突然迸射出白炙色的光华,一片片光波成型,随着震耳欲聋的怒吼声,如潮水般冲向了叶信。

    东皇一族有三诀,绝大多数族人都可以掌握,现在那些皇府修士释放出的便是狮吼诀,这种法诀由一个两个修士释放,杀伤力并不大,但用于战阵,由多个修士同时释放,威力无穷,因为一片片光波相互贯通,有着相辅相成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。”叶信神色淡然,他伸出手,万千道刀光咆哮着卷向前方,正与荡来的光波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天空中炸起了无数道烟花,狮吼诀的冲击力虽然异常强大,但叶信的刀幕已隐隐形成了一片领域,笼罩着叶信周围百余米的空间,叶信有足够的纵深来抵御、化解敌方释放出的一切法门。

    何况叶信做到了知己知彼,就像他当初嘲讽景公子时说的那样,如果他有这么多精锐人手,如果他掌握着这么多消息,不知道早做出了多少大事了!

    叶信出手的瞬间,那年轻人便不再把注意力浪费到叶信身上了,其实他也知道,以叶信的足智多谋,敢接过这个任务,必有所持,注意叶信只是为了最后得到一个确定。

    前方那皇府修士已怒吼着向他扑来,年轻人突然露出一抹邪笑,接着反手一扬,手中的黑伞便飘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伞见风便涨,瞬间凝成一片黑色的天幕,天幕中似乎蕴藏着恐怖的吸力,把那皇府修士连同自己都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皇府修士脸色陡变,大吼道:“乾坤伞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皇府修士已消失在黑色的天幕中。

    另一边,女子与皇府修士的战斗在第一时间便进入了白炙化,而且双方的战斗风格截然不同,一个是至刚至猛,一个却是至柔至轻,在那皇府修士发出怒吼,迸射的气息凝成一只隐约的巨狮光影时,女子也发出了尖啸声,她身上升起的光影是一只巨大无比、恐怖狰狞的蜘蛛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万千道飘带从蜘蛛身上迸射出去,有的飘带笔直卷向了那皇府修士,有的飘带着划出长长的弧形,延展向那皇府修士的后方,有的飘带则在战场上到处穿梭。

    景公子召集的高手大都属于第二阶层的修士,他们虽然没有真正掌握领域之力,但都在努力向领域靠拢,因为达到半神级乃至神级的战斗,比拼的往往是谁的领域更强大。

    年轻人是用自己的本命法宝衍生出临时领域,那女子则是用自己的法门强行组装成领域,面对真正的领域,他们肯定撑不住,可面对境界远不如自己的修士,他们就掌控着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七煌蛛娘?!”那皇府修士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乾坤伞边意,七煌蛛娘慕平波,如此远方那个壮汉必定是天凶石融煞!

    这妖、人、魔三人组是臭名昭著的恶徒!如果银鸢在,他们自然是不怕,但没了银鸢,今天皇府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宝库前,绝大多数修士都面朝着同一个方向,那里正有恐怖的元力波动不停爆发,毕竟距离只有二十余里远,甚至能隐约看到黑色的天幕,来往穿梭的虹光,还有如云层般卷动的刀影。

    是不是需要马上去支援?还是继续坚守在此处?皇府修士们根本没办法拿主意,而唯一能拿主意的大总管始终低垂着头,坐在宝库前喃喃自语着:“不要中圈套……不要中圈套……”

    世界上有种生物叫鸵鸟,遇到危险的时候总喜欢把脑袋扎入沙子里,以为自己看不到敌人了,敌人也没办法看到它,然后危险就会离自己远去。

    那位大总管在此刻就变成了一只鸵鸟,他实在是无力应对这种乱局,也不再去分析判断敌人的动向了,最后干脆选择催眠自己,敌人肯定会攻打宝库的,我就守住宝库、死在宝库,也算对得起小姐了。

    叶信最后确实不会放过宝库,因为这座宝库的价值太大,但问题在于,经过一次次分兵,连大圣级的同伴都少了六、七个,他还拿什么捍卫宝库?

    前殿,一个皇府修士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,有不少宾客捏着鼻子聚集在臭气熏天的广场上,他们处在两难的境地,到处迸发的元力波动,昭示着皇府出了事情,走吧,显得有些不讲义气,不走吧,又没有皇府修士来指挥,他们进去帮忙,万一被误会自己也是犯境者中的一员,那时候就百口莫辩了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陆小哥么?贵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几个人看到了踉跄走来的皇府修士,有相熟的急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……全完蛋了……”那皇府修士用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?大总管呢?”一个修士急忙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连一招都没挡住,就被打死了……他们……好厉害……”那皇府修士吃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招都没挡住?这些宾客们相互交换着眼色,大总管的实力虽然远不如银鸢小姐,但怎么说也是大圣境中位,来犯的敌人到底有多强大?一招便能击杀大总管?!

    接着,那皇府修士依旧踉踉跄跄的往前走,一个修士想过去搀扶,又犹豫了一下:“陆小哥,你这是要去哪里?找救兵么?”

    “有用?除非东皇现身,连小姐都未必是他们的对手……”那皇府修士惨笑道:“我不是东族,也不是银族,留下来干什么?陪葬么?”

    说完那皇府修士继续往外走,而场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平静了,今天的府宴属于联谊会,联络联络感情,而各家各族在皇城中不是白吃白住,需要交给皇府一些奉纳,双方的关系有些近似小商小贩与收保护费的,世间何曾见过小商贩对收保护费的产生了感情?

    刚才会犹豫,是因为事后追查下来他们有见死不救的嫌疑,恐遭责难,现在知道敌人的实力极其恐怖,连银鸢小姐都不是对手,那……还要去出力么?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一个修士突然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……”另一个修士如梦初醒,但短时间找不到理由,只得干笑道:“这里太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得马上回去换一身衣服。”有修士说道:“我好歹是一家之主,这般臭烘烘的,岂不是惹人笑话?!”

    “我来得晚,还什么都没吃呢,不行不行,现在饿得不行了……”又有一个修士找到了新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提吃了好不好?老子又想吐了!”

    随后这些宾客一哄而散,乱蓬蓬的向着府门奔去,事实上如果能巧加利用,这些宾客是一股生力军,只要那大总管想起了他们,派人来招他们参战,他们是不敢拒绝的,甚至可能还要去通知族人一起保卫皇府,可惜那大总管神智已崩溃,只知道坐在宝库前等死。

    银鸢的府邸前,叶信这边的战斗率先进入了尾声,无道杀意让他拥有远超当前境界的杀伤力,神能为他提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元力,面对真圣级的修士,叶信是所向披靡的。

    在叶信周围纵横交错、咆哮卷动的刀光,形成了进可攻退可守的领域,而叶信每一次随手一划,便会有成片刀光消失,化作凌厉无比的一刀,总能把几个或者十几个真圣立斩于刀下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融煞也已打入了银鸢的府邸,这里大片房屋都已毁在他的天凶石下,只有一座小红楼屹立不动,他前后冲了两次,都被禁制震退,随后他背后伸展开黑色的肉翼,气息攀升到顶峰,象一颗炮弹般射向了小红楼。

    轰……笼罩着小红楼的光幕被震碎,融煞滚落到红楼内,刚刚爬起身,看到角落中放着一个一米余高的金丝笼子,里面有个身上不着寸缕的小女孩,看样子只有七、八岁左右,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痴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把我放出去好不好?”那小女孩发出的声音绕梁不绝,清脆如黄鹂。

    融煞抛了抛掌心中的天凶石,刚想放声大笑,接着脸色一变,愣愣的说道:“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这个锁头打掉,我就能出来了,谢谢大哥哥。”那小女孩甜甜的说道,她的指尖指向了笼子上的一把锁头。

    融煞抬手便把天凶石打了出去,但天凶石刚刚离手,一道刀光便从后方卷来,把天凶石撞得轰入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融煞大怒,回头看到是叶信,双瞳闪了闪,重新出现锐芒,猛地转身看向那小女孩:“我干你娘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