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小说 > 网上赌场平台 > 道君 > 第九百章 大局为重

第九百章 大局为重

    现在还说什么见怪不见怪,不是埋汰人么?皇烈腹诽,表面上却连连赔罪道:“说到底还是我们这边眼皮子浅了些,牛长老志不在此,哪会跟我们计较什么南州的得失。以前做的不对的地方,还望牛长老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。”牛有道手一摆,“再让大禅山挤在南州,也有点说不过去,你看原赵国领地的光州如何?”指了指地图上的光州位置。

    “光州?”皇烈惊疑不定,不知他这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:“皇某愚昧,还请牛长老明示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大禅山继续挤在南州,缩手缩脚,想必也不舒服,让大禅山移往光州坐镇如何?”

    南州有牛有道撑腰,大禅山本就不爽,如今牛有道又成了紫金洞长老,必然要被压的喘不过气来,若能另有去处自然是巴不得。可皇烈不信牛有道刚来紫金洞就能做这么大的主,就能决定一州归属地位的划分,不由试着问道:“这是紫金洞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谁的意思不重要,只要大禅山愿意,就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皇烈还是不敢相信,“牛长老,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?”

    牛有道收回了手,双手搭在剑柄上,“一场大战,各国修士都损失不少,燕国东征西讨,仗打到如今,修士损耗更大,突然多了这么多地盘,一时间难以找到充足的力量去镇守。重点是,紫金洞内部也不想我的权力太大,有机会分化我的实力,应该是不会吝啬的,只要大禅山开口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    当着紫金洞之外的人说这样的话,还真是一点都不保守。

    皇烈听的有几分心惊,也有点担心这家伙是不是在故意试探自己,说出的话也有所保留,“牛长老想让大禅山怎么做,大禅山愿听吩咐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目光从地图上挪开,回头看向了他,“你去向紫金洞开口,就说当初密谋推翻我,惹得我不高兴了,说我这次找你来,有算旧账的意图。以此为借口,希望能换个地方,地方就选光州!三大派瓜分这一大块占领地的利益,紫金洞在这一块的区域是连在一块的。与我有矛盾的人,紫金洞应该也是乐意放一块的。”

    皇烈依然不敢轻易松口,“牛长老,这样做合适吗?”

    牛有道不跟他绕个没完,手中剑一提,剑鞘指了指南州,“南州,我说的算!”

    剑鞘又指向金州,“金州,也是我说的算。对此,皇掌门没有异议吧?”

    皇烈点头,挤出笑,道:“这两州,人尽皆知,牛长老一句话,两州自然是赴汤蹈火!”

    牛有道剑鞘指向光州,“两州犄角之地,光州!大禅山去了后,该站哪边,希望皇掌门考虑清楚。别的我不敢保证,但有一点我能保证,让南州和金州对光州制造点摩擦、制造些对光州动手的借口还是没问题的,光州能不能挡住南州和金州的兵锋,想必皇掌门心里是有数的。一句话,大禅山能不能在光州站住脚,我说的算。只要我支持大禅山,燕国三大派没人能把大禅山从光州踢出去,其他人去了也坐不稳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霸气侧露,皇烈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,明白了,终于明白了眼前这家伙的意图,这厮已经开始在紫金洞内部争权夺利了,已经在布局了,这是要让大禅山去帮这厮占地盘。

    然而威逼利诱之下,大禅山似乎没得选择,有更好的出路不可能赖在南州不走。

    牛有道转而露笑,“皇掌门不要担心,牛某不是不讲理的人,平常不会让皇掌门难做,我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,平常大可以装作老死不相往来。不过大禅山去了光州后,一旦遇上牛某有需要的时候,还望大禅山策应一二。”

    皇烈牵强点头笑道:“牛长老的意思,我明白了,牛长老放心,大禅山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牛有道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一旁的管芳仪亦笑靥如花,明眸顾盼生辉。

    离开时,皇烈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,看到牛有道目送挥手,又挤出了几分笑容,心中唏嘘不已,遥想当年!

    他想起了当初风尘仆仆奔赴冰雪阁初见这位的情形,那时自己面对此人是何等的气派,一转眼,人家已经一跃到了大禅山的上面,自己已经是要低三下四小心奉承!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了邵平波当年的话,发现的确没邵平波看的长远,当年怎么就没有听邵平波的直接解决掉这家伙?

    再回头,依了牛有道说的,去找紫金洞掌门宫临策去了。

    管芳仪凑到杵剑而立的牛有道身边,“道爷,咱们什么时候回茅庐山庄?”

    牛有道叹了声,“还回得去吗?现在回去,只怕一帮人想将我给剁了,不说逍遥宫和灵剑山,赵国三大派的那群高手还不知躲在哪虎视眈眈着呢。短期内是回不去了,等过了这阵风头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:“那我们的人手是不是要调过来,各路消息转来转去也麻烦,人员不在身边不方便,就是不知紫金洞能不能容许咱们那些人手进来入驻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稍等,现在还不是开口的时候,现在开口,他们正愁找不到机会为难我,肯定要拒绝。”抬了抬下巴,示意了一下皇烈的去向,“快了,等皇烈开口后他们找到我时,火候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狐疑不解……

    次日,闻墨儿过来传话,宫临策那边果然要招他过去议事。

    牛有道略收拾了一下去了。

    议事大殿内,一伙长老该走的都走了,岳渊赶回了宫州人马那边坐镇,乔天光赶去了渤州人马那边坐镇,申报春赶回了燕京皇宫那边坐镇,现场只剩严立、元岸、傅君让、尹以德、莫灵雪。

    待牛有道客气完,宫临策招了下手,包括牛有道在内的众人都聚集在了大殿内悬挂的一幅地图前。

    宫临策指着地图解释道:“牛师弟,十一州地盘,三大派要直接进行控制。三大派的分配结果是,因苍州叛乱惹出的麻烦我紫金洞理亏,苍州那边做了让步,因此这边新占的领地包括金州在内,我们紫金洞分得了四州的地盘。因地域大面积扩张,燕国人手稍显不够,所以特意叫你过来一起商议商议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乐呵呵道:“不是不让我参与决策吗?”

    宫临策直言不讳道:“与你南州有关,要听听你的意见,别到时候没说清楚你又在那跳脚闹事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一手杵剑,一手摸了摸鼻子,“掌门,我有你说的那么不讲道理吗?对了,南州人马战功赫赫,新占的几州地盘取哪一州给他们扩充封赏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其他人相视一眼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元岸道:“经我们商议,南州人马还是留守原地的好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眉头一挑,“几个意思?有功不赏吗?”他好歹是长老,多少有点话语权。

    元岸:“赏,也不一定要赏地盘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脸一沉,莫灵雪出声道:“牛师弟,如此决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,南州人马是我紫金洞精锐人马,更是燕国精锐人马,需要他们坐镇中枢位置,届时不管哪方有变,南州人马皆可及时出击,让他们兵力分散了一旦有事集结不便。也不会委屈他们,我们会知会朝廷,减免南州一年的税赋给将士们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才一年的税赋?”

    莫灵雪:“当然,我们会尽力多争取几年。”

    宫临策叹道:“师弟,大局为重!”

    牛有道阴阳怪气道:“你们既然商量好了,还叫我来作甚?”

    尹以德:“师弟,是这样的,除了这事之外,还有一事。目前的人手实在是不够,你知道的,一场征战下来,修士损耗不小。考虑到南州兵强马壮,无人敢轻易冒犯,所以南州的大禅山人手,我们想调到就近的光州去坐镇。至于其他州的人手空缺,我们再从其他地方想办法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我可以反对吗?”

    傅君让叹道:“师弟,这种时候不能只顾自己,大局为重啊!”

    牛有道呵呵冷笑道:“好一个大局为重,这大帽子戴下来还真够重的。我怎么看来看去,都像是你们要架空我南州?”

    宫临策:“没有的事,我们也是为你考虑,大禅山本就跟你不太对付,调开了也好。之后人手补充的事,咱们可以慢慢商量,目前先以大局为重,先尽快就近调集人手把局面给控制住,这个时候新占的地盘不能出乱子,你说对不对?我想钟师伯是识大体的人,也不会反对这样安排!”

    莫灵雪道:“是啊,再说了,商朝宗那边集中了我紫金洞大量的高手去坐镇,光太上长老就派去了两个,你放心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牛有道绷着个脸不说话,静默了一会儿后,忽道:“我茅庐山庄的人手要调过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皱眉,宫临策迟疑道:“这不合适吧?这里是紫金洞,你弄一大堆外面的人过来,算怎么回事?也不合规矩,万一有奸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牛有道立刻顶了回去,“你们这样东搞西搞,其他的不说,南州那么多有功将士不能真正论功行赏,难保不会出事。我不把我的人手调过来协助,万一有事,怎么及时控制南州的局面,难道要武力镇压吗?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们几个意思,故意搞我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