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小说 > 言情小说 > 凤闺记 > 第301章 欺负

第301章 欺负

    “说到底,你在乎的是你的尊严,你在乎被人嘲笑罢了。如果这件事,不由皇上下旨彻查,我的名声才会洗不清,但如果皇上介入,还我清白,查清我的确没有与苏发生什么事,你的尊严才保得住,你会成为弱势方,别人只会怪罪苏,皇上也会对他厌弃,没人会嘲笑你。大不了,最坏的结果,你将我休出宫,你的尊严不会受到一丁点损伤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你存的是出宫这个心思?早知如此,你何必多此一举?我休了你便是了,何必大费周折来这么一出?”

    “苏澈,你今日怎么这么蛮不讲理?我跟你说的是苏与郭恒的大事,将他们一并拖下水,你为何困在我到底与他发没发生什么事不肯让步?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说你不了解男人,也不了解我,我不要你用自己的身子和清白来为我作甚么,我也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帮萧家父子。可我就是心底不爽快。”

    “苏澈,你不带我去见皇上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吗?那我就死在你怀里!”明姝从头上拔下一只簪子,抵上自己的喉咙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苏澈肯定会同意这么做!

    谁知他竟然反对这么好的机会!

    事情紧急,她才不得不出此下策!

    要是错过这个机会,以后很难找到别的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只要一旦牵扯进这几个案子,苏就会洗刷不清...

    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!

    可是苏澈竟然恼火反对她这么做....

    真不知他在想什么...

    她自己还委屈呢!

    看看苏澈脸臭成什么样!

    “明姝,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绝不会拿自己的清白去赌,可是现在你为了萧家父子,竟不顾自己的名声,不惜与苏鱼死网破,闹得风雨漫天,你还是当初那个明姝吗?你现在眼里只有仇恨,而且还是别人的仇恨。

    这些事轮不到你来做,可是你自顾奋勇,想出这么卑贱的法子,你真是让我失望,现在还玩这种威胁的把戏,我真不明白萧家父子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?“

    “苏澈,稍后我再跟你说清楚,此时此刻你必须带我去见皇上,不然这件事一旦传扬开,再难补救。这不仅仅关乎我的清白,还有你现在的处境,要是处理不当,皇上极有可能迁怒你。那么后果肯定无法挽回。“

    苏澈头一次觉得身心疲倦,深吸一口气,冷漠道:“只此一回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他终究抵不过明姝的恳求。

    是他选的人,那么不论她是什么样,有什么样的野心,他都要了解和包容。

    再一点,他不想现在与她关系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宫里这几件案子才拉近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选择退让,也许有些无奈,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不过刚才听她亲口说与苏没有发生什么,心底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很嫉妒恨愤怒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自己,所以才会冒险去做这件事,让他心底多少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心离得远,不知道彼此在想什么,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但愿,经此事后,她能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这是苏澈唯一期待的。

    当他抱着明姝来到苏彰的宫里时,明姝身上的发髻依旧凌乱,身上的衣裙已经整理过,她体内的媚药因为服用不多,已经挥发得差不多,只是脸色绯红,浑身很烫。

    幸而是冬末,她穿得厚,苏澈没觉察出她的体温有多吓人。

    李尚见苏澈抱着明姝进来,见她浑身凌乱,似被人欺负一般...

    心底不觉一惊,不等苏澈张口,他匆忙走进去禀告苏彰,苏澈抱着燕王妃明姝求见,好似遇见难事...

    苏彰不明就里,但看李尚的脸色和语气似乎事情很严重,便同意两人进去。

    走到殿内,苏彰看见苏澈怀里的明姝,浑身没个好样子,脸色绯红,便急切问道:“这是怎地了?明姝生得什么病?”

    明姝恍恍惚惚,已经答不上苏彰的话。

    苏澈抱着明姝跪地叩头道:“还请父皇做主!我一向对四弟不薄,谁知将才他借着明姝去他宫里看望明姝的二姐时,竟在她的吃食里下了那种药,欲对明姝行不轨之事,幸好我及时赶到,请父皇明察!儿臣实在咽不下这口气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带着愤怒和屈辱,还有一丝哀求,身为一个男人,自己的女人被弟弟非礼,差一点就得手,这种事换做是谁,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何况这种事还发生宫里,发生在两个皇子的身上,要是传出宫去,那不是惹天下人笑话吗?

    苏彰的眉头一挑,起了怒意,但也没有立即发火,只问:“这种事不得乱说,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父皇,正是因为此事重大,儿臣不敢胡言,父皇若不信,尽管让太医过来查验,明姝体内的药效还未消散,此事浑身发烫,儿臣实在不知怎么办,才深夜前来惊扰父皇做主。“

    苏澈说的十分无奈,忍辱负重一般。

    苏彰走过去看了一眼明姝,见她脸色泛红,双眼迷蒙半闭,的确有些那种药的症状。

    曾经他用在不少妃子身上,自然知道这药的反应和药效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明姝现在这般安静的反应,还是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别的女人,只怕不知浪成什么样...

    实在有些匪夷所思,忙命李尚去宣太医过来先替明姝解药。

    然后,差人去叫苏过来回话,语气十分愤怒。

    已然信了大半...

    苏本来就是一个沾花惹草的人,他做得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苏此时已经转醒过来,体内不多的药效已经不见,只剩一副醉酒站不稳的姿态。

    苏彰一见他这般醉醺醺的样子,已然大怒,叱骂道:“朕怎么会生养你这么个畜生!瞧瞧你做的好事,你是要让朕的脸面丢到全天下不成?”

    苏醉的不轻,眼见苏澈怀里抱着明姝,昏昏欲睡,顿时酒醒了大半,一脸茫然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记得明姝刚才在他宫里陪明霞用膳,还饮了些酒,别的就不记得。